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动态密码登录/注册
看不清楚,换一张 看不清,换一张
忘记密码?
使用第三方帐号登录:

走遍全中国之故地重游——阳朔浪一周【跟着乖哥看世界】

阿乖 2017-08-17 10:22 浏览 784

漓江畔星空银河

漓江畔星空帅哥

黄布倒影日出

漓江日出

相公山日出

老寨山日落

西街清晨


前言

阳朔对于我和娜娜是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

六年前,在骑行川藏的路上,在康定,我遇到了和闺蜜毕业旅行中的娜娜,在结伴游玩了半天多的时间后,我和娜娜就电光火石般地“对上了眼儿”,互留电话之后,我出发继续骑行,娜娜回学校。

一个多月后,我从拉萨坐火车返回成都,拐上已毕业的娜娜一起回广西老家,中途去了阳朔,那是我俩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旅行。

自那以后,我和娜娜有机会就会回阳朔转一圈,回之前住过的小旅馆住住,去之前去过的店吃顿啤酒鱼,再在之前待过的咖啡馆窝一下午。

不过上次去阳朔已经是三年多前了,眼看着娜娜要去国外读书,是时候再次故地重游了。

· 旅行周期:一周

· 旅行方式:自驾

· 参与人:我和娜娜酱

我;傍晚摄于老寨山之(shan)巅(ding)

娜娜酱;摄于西街


· 行程介绍:阳朔地方不大景点不少,我们的行程粗略可分为三部分:西街瞎溜达,漓江四处晃,兴坪好多山(对自己的文采我也是醉了

· 花销:2900/两人

最后一天出了点儿意外,要不2400以内就能搞定了。P.S. 这次不是撞车

· 装备:行李依旧是箱子背包一大堆,主要以摄影器材为主。

“盗”了之前去非洲时的行李图,除了大箱子上的小相机EM1换成了GH5外,图片中的三箱子俩背包一相机包一挎包这次都带了,另外,请注意,图片左侧的大黑箱子就是装有航拍器的箱子,后面它有戏份。


除了之前的“固定班底”,这次还多加了个包,JNE双肩背包


娜娜一直想要个“女孩子气”的包,好方便她装些“女孩子的东西”,似乎迷彩军用包对于姑娘的日常使用来说有点儿过于英姿飒爽了……结果背包拿到手我发现它特别适合装我的滤镜,加上包的附袋也多,很方便装一些小的配件。在了解到娜娜所谓的“女孩子的东西”就是一把梳子和一包纸巾后,这个包被我毫不犹豫地纳入了装备大后宫中

娜娜肩膀不太好,所以之前给她选择背包时我很慎重,在做了大量功课后我选择了有着强大背负系统的神秘农场ASAP战术背包。使用过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安顿好后出门采风再背那个战术包有些“大材小用”,一般出门踩点采风娜娜顶多需要背滤镜、滤镜架和一些零碎小物件儿,再加上娜娜所谓的“女孩子的东西”总重也就是1斤,而战术背包自重就达3斤多,背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划算”……现在这个JNE包自重不到500g,娜娜背起来负担小了很多,而且这个背包呈扁平状,平时不用就直接放在行李箱里也就占个薄外套的位置。


当然这个包本身的防护性肯定没有军用包那么好,所以我选择装的东西都是自己有防护套或者不怎么怕摔的。


说了这么多,对于娜娜来说,这个包适合装哪种器材,防护性好不都不是她关心的点,虽然这个包被我征用了,但依旧要她背,所以这个包“长得好不好看”才是她喜欢与否的关键。


幸亏答案的是肯定的,否则没人帮我背东西了


西街瞎溜达

寻找 · 旧居

正值暑假旺季,说好听点儿是西街上热闹非凡,说直白些就是街上的人乌央乌央的,向来躲人潮的我和娜娜即便如还是在西街上住了四晚,只为能住回我俩第一次来阳朔时的那家客栈。我和娜娜每次回阳朔都会住那家客栈,甚至有一次还住回了原来的房间。


时隔三年多再次走到那家位于小巷子口的旅馆时,发现曾经毫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灰头土脸的小楼已经改头换面,装潢一新了,招牌也变成了“十三妖国际青年旅舍”,我和娜娜在反复思考后决定还是住一晚,以了心愿,结果人家根本没有空房给我俩住……


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知道没房了却开始心心念,不算半夜到时随便住的的第一晚,后面连续等了三晚,依旧没住上,这三天我们就住在和十三妖同一个巷子里的客栈。


三年多前来时这个巷子还属于偏僻角落,除了巷子口有家不起眼的旅馆,巷子里根本没有任何商家,现在是一整条巷子都是客栈。

这家喜窝是娜娜在网上随便订的巷子里的一家,之所以订这家是因为价格便宜,秒杀价,46一晚,一看这价格娜娜连房型信息都没看清就订了,听到这个价格后我心里有点儿发虚,46块的有没有空调啊,这种天气没空调怎么活啊……但钱都付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等我们拉着一堆行李到前台后,老板一边看电脑查订单一边大声问我们:你们是订情趣吊床房那个吧”。


我一愣,心想娜娜怎么订了这么个房间,再看娜娜,她也明显一愣,但马上就坦(hou)然(yan)一(wu)笑(chi)地说:“我这么有才吗?我不知道我订的什么房啊,就最便宜那个。”


结果是老板搞错了,我们订的是大床房,话说这46块的房间真是惊艳到我们了,不光是有空调,配套设施都很齐全,房间还很宽敞整洁。




看着房间性价比如此之高,娜娜就开始惦记那个“情趣吊床房”了,一直琢磨那个吊床房是真的和秋千一样可以悠来晃去,还是只是床角摆设了四条铁链子。

虽然娜娜讲她的兴趣点在于床,但是我总觉得她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最终娜娜也没能如愿住进吊床房,原因很简单,房间涨价了。

寻找 · 旧食

提到阳朔美食,最著名的两样就是桂林米粉和啤酒鱼,在阳朔,主打这两样的餐饮店,占所有餐饮店的三只之二都不止。面对家家都标榜自己“正宗”的米粉店,和不知道为什么都喜欢叫“某姐”的啤酒鱼店,我和娜娜有自己习惯去的老店。


· 崇善米粉


我和娜娜第一次来阳朔时就在这家崇善米粉店吃过桂林米粉,六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旁边那家芙蓉米粉已经从之前的路边摊变成了现在有“空调开放”的正式门面了,这家崇善米粉几乎没变样。

我和娜娜一路开车从广州出发,到达阳朔时已经半夜十二点,但这个时间对于阳朔古镇特别是西街来说根本不算晚,不少店还都还开着。我和娜娜连酒店都还没订就直接将车停在崇善米粉的门口,一路开车忍着不吃东西就是为了这一碗粉啊!


结果,怎么说呢,直白说吧,粉的味道不仅没有印象中的美味,还是这次回阳朔吃的N家粉店中味道最差的一家,尽管因为店庆每人送了一个卤蛋,但依旧无法改善稀软粉质在嘴巴里产生的负面影响,腐竹也没有煮透,没入味且芯儿还是硬的。另外看店的阿伯瓶装豆奶收了我们4块一瓶,明知阿伯在豆奶上黑了我们,但我俩也没有作声,希望尽量对这家店留下些好印象,毕竟我俩以后不会再来了。


· 老油条甲天下正宗桂林米粉


这家老油条也是以前吃过的店,几年前也还是家简陋的小店,现在已经成了镇子上比较著名的米粉店了,从人气上就可以看出这家店的味道不错。

卤肉粉,10元;味道的确还不错

老油条,3元/根;这是一根的量


吃完离开时问了下豆奶的价格,3块每瓶,这家老油条就位于崇善米粉斜对面。


· 瘦子桂林米粉

这家店在穷游锦囊里被称为阳朔地区最正宗的桂林米粉,距离上两家米粉店大概一公里的样子,位置也不难找,溜达一下就到了。虽然只是隔了那么两条街,过来吃粉的客人就基本上都是本地人了,东西的价格也便宜了些,也没有“特供”游客的“金牌桂林米粉”的存在。


所谓“金牌桂林米粉”,以我个人经验,是景区米粉店专门为游客设计的品种,只要看着像游客的人一进店,店员都会热情推荐金牌桂林米粉,其价格比普通的桂林米粉贵了一半,而到手的米粉也只是比普通米粉多了几块肉,毕竟其它配菜都是自助的。对了,这次去崇善米粉,看店的阿伯就又向我们推荐了金牌桂林米粉。

二两卤肉粉,8元

三两卤肉粉,10元,这二两和三两的量差得不止一半……


对了,瓶装豆奶2.5元一瓶。


其实我和娜娜来这家瘦子米粉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拍一组照片,来感受下时间的流逝~

11年和娜娜第一次来阳朔时,娜娜刚刚大学毕业,正是满脸胶原蛋白的时候,而我则刚骑行川藏回来,所以形象有点儿……野性美

11年的照片就是在前面提到过的那家崇善米粉拍的,时隔六年本计划回崇善米粉翻拍当年照片,却被那4块一瓶的豆奶坏了兴致,干脆换家店,就当做“重温旧梦”的同时创造“新的回忆”吧

着六年前的照片,娜娜不停地说自己老了,感概以前的自己多清纯多水嫩多灵动多漂亮,可我觉得我俩都和以前差不多,真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就是我眼睛变大了,哈哈~


· 啤酒鱼


吃啤酒鱼是我和娜娜每次回阳朔的重中之重,多少年了我俩在阳朔都只吃一家店的啤酒鱼,那是我吃过最地道最美味的啤酒鱼,也是娜娜唯一吃过的一家啤酒鱼,同时还是帮我大广西在娜娜爸爸妈妈心中挽回广西美食荣誉的一家店。


没错,我还带着我丈母娘和老丈人来过阳朔,他们对广西美食造成怀疑主要原因是我老爸为表热情自告奋勇亲手做了接风宴,急于表现不知道采用了什么歪门邪道做出了一桌味道严重跑偏的广西风味大餐,尬吃一顿饭后娜娜爸妈回酒店各自又泡了碗面吃;当然也和北方人不太欣赏得了柳州螺蛳粉的美味有点儿关系。


为了吃这家给我们留下无数美好回忆的啤酒鱼我和娜娜真实准备良久,今天中午吃太多了,不适合吃啤酒鱼,今天天气不好,不适合吃啤酒鱼,今天下午麦当劳大薯免费续,不适合吃啤酒鱼……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没吃午饭娜娜又忍痛没去吃心爱薯条的下午,我拨通了那家啤酒鱼的电话,因为那家啤酒鱼位于漓江对岸,熟客都知道去前打个电话约竹筏载我们过江,然后我们就可以悠悠哉地坐在江边一边欣赏美景一遍品尝美食了,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天气好的时候才去。


电话顺利接通,时隔三年多老板娘的声音再次传入耳朵,然后充满遗憾的告诉我他们的店已经关了……哎,也可以理解,这次回阳朔,看到西街上冒出的数家“大师傅”啤酒鱼就觉得那种既没有大奖加身名人光顾,也没上过某某电视台某某晚报,又不在繁华闹市区域,甚至需要过江才能吃到的“长相平平无奇”的小店的确很难生存。


熟悉的店没了,一下子就意兴阑珊起来,呆坐良久后我俩还是没能战胜咕咕叫的肚皮以及对啤酒鱼味道的思念,在反复思考后,怀着对大师傅啤酒鱼毫无道理的迁怒,选择了另一家老店谢三姐啤酒鱼。

这家张艺谋、李湘、何炅等名人光顾过的店并不大,就餐的人也不多,晚上九点不到却只有一桌老外在就餐,要知道九点钟在阳朔还算是正餐点儿的,是西街正热闹的时候。


勤俭持家的娜娜在美图上团了个2-3人餐,118元,味道先不提,作为景区餐食这分量就已经挺有诚意的了,五个菜,米饭一口没动,吃得饱饱的。

凉拌青瓜条

三姐窝窝头

上汤娃娃菜

风味水豆腐酿

啤酒鱼


至于味道,娜娜说啤酒鱼味道一般,肉质有些绵软,没有以前吃的好吃,这可能是因为她没吃到期望中的那家店心有不甘吧,毕竟大家都知道“美人”就是矫情嘛~而我则是实在太饿了,现在已经完全想不起来当时的味道了……


阳朔街上消失的店并不止那一家店,之前我们去过的清吧现在成了一家客栈,之前各式各样的甜品店也被装修风格高度一致的芒果甜品店占据,什么芒果芒果、芒果帮、泰芒了,都是吃芒果类甜品的,想吃碗绿豆沙、玉米糖水这种最普通也是最传统的广西甜品都找不到地吃,这是一种进步还是悲哀呢,对走了一个多小时找鸡蛋甜酒吃都没找到到的我来说,挺悲哀的。当时的我只想对之前西街旁的那家下火堂道个歉,之前嫌弃你味道不够地道,现在才知道味道好不好那是有得吃之后才有资格说的啊……


最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一家路边儿甜品摊位,甜品种类很少,只有四五种,主营水果捞,我心有不甘地来了一碗冰粉,娜娜要了一碗水果捞版清补凉。

冰凉粉,8元

清补凉,10元

瞎溜达 · 西街

住在阳朔镇子上,逛西街是肯定的,白天太热,很少人会去西街上溜达,很多店面也不开门, 最佳逛西街的时候是日落后的傍晚到午夜了,到底是不是最佳我也不好说,这个时间段的确是西街最热闹的时期,也是人最多的时候。

把夜晚西街主街上乌央乌央的人群形容为摩肩接踵一点儿都不过

紧邻主街的巷子主要都是一些可以落座的餐饮店铺,所以人会稍微少那么一点点


其实西街主街也就七八百米长,如果不兴致高昂地四处吃吃喝喝、买纪念品或去酒吧的话,随着人流一会儿就逛完了。

感觉几年前的西街并没有那么多人,灯光虽然略显昏暗,但却很斑斓,当时娜娜她笑得挺开心的。

于2013年2月23日晚西街摄


随着来阳朔的游客日益增加,西街也进行了扩张,除了发展紧挨西街的各路小巷子,离西街稍远的地方也都进行了整修,已经有不少商家入驻了,但是主要人流还是驻留在西街附近,离开主街及周边巷子人口密度就会锐减,会出现些许宁静小镇的味道,只是这个小镇有点儿现代化。

兴致不高的娜娜直到回客栈前才回过神儿,不是因为终于可以回去歇着了而是我买了冰棍给她,对于吃货来说,真的没有什么事儿是给点儿吃的解决不了的。

绿豆老冰棍,3元一支,不是很晚时会有穿着旧式绿军装、戴着红领巾、红袖章,举着牌子的小孩子四处兜售这个冰棍,小孩子很可爱,但是冰棍的味道实在不咋样,绿豆的味道极淡,主要都是冰,所以化得很快。


清晨的西街是另一番风景。

清晨的西街主街,没了人头攒动街道似乎都变窄了

小巷子里摆放整齐的餐桌餐椅现在看别有一番味道


以及元气十足,满血复活的娜娜:

向着朝阳进发的娜娜

在街上闲逛时偶然间看到的今年7月2号时的洪水线(红色标记)。

娜娜身高1米75,洪水线到达她大腿处,仅仅二十天前西街还在被这么深的水淹,现在除了这条洪水线其它一点儿洪水的痕迹都没有了,小小的古镇竟有如此强的自我修复能力。


古镇的生机维持着它的繁荣,带来新鲜血液的同时也更新掉了不少原本的色彩,新旧交替也不好说孰优孰劣,作为一名普通游客,喜欢就来,不感兴趣就换其它地方,毕竟我们中华大好河山,好地方多得是,对于我和娜娜,在翻新的街道中寻找旧时的记忆也不失是一种乐趣。

摄于2017年7月22日

摄于2013年2月23日


同一条街道,同一个人,熟悉的微笑,更多的美好。


漓江四处晃

阳朔之所以能吸引无数游客光临,漓江是重要原因,几乎所有著名景点都和漓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然漓江本身就是最著名的景点。为了最大程度的占这个不用交门票就可以欣赏美景的景点的便宜,我们在阳朔这一周的时间里住的地方都离漓江非常近,都是出门步行五分钟就可以到江边的位置。

漓江 · 西街

漓江日出(西街段)

西街就隐没于图片右侧那片密密麻麻的房子中


反正住得近,晚上我就拉着娜娜出来江边看星星,多有情调的男人!可惜娜娜不那么认为,她竟然认为半夜一点钟把她从睡梦中叫醒,怕睡眼迷离抱着三脚架的她摔跤而专门用手电给她照亮通向江边路的我,不浪漫!

好吧,我承认,我是拉娜娜出来拍照的……因为当晚的星星真的很漂亮,日渐繁华的西街透出来的光污染把桂林山水映衬得好像魔幻世界一样。


除了在江边看风景,乘竹筏游漓江也非常受欢迎,似乎已经成了来阳朔必须体验的项目。之前漂过几次漓江,这次打算去漂下它的支流遇龙河,听说景色很美,一大早开车到了地方发现由于之前的洪水遇龙河的漂流只开放了一段,这一段的江水还非常的浑浊,看着浑黄的江水,很难提起坐竹筏的兴致,俩人一商量,改道去兴坪吧。

大榕树

从遇龙河漂流码头去兴坪的路上途径著名的十里画廊,沿途有诸多景点,在众多景点中,娜娜少有的提意见要去大榕树看看。

大榕树票价19元,要知道国内有点儿名气的景点门票六七十都算便宜的,感觉这儿的价格还挺合理的。


进去之后发现票价之所以才19块是因为这景点实在是太小了,一眼就看完了所有的内容,一棵大榕树,一个小小的湖,两小片草坪,哦,还有公厕。

虽然景区面积不大,但是参观游览的人着实不少。


我很好奇娜娜坚持来这里的原因,百般追问之后娜娜才说,她想戴着早上为坐竹筏而买的花环在大榕树脚下拍几张照片……


娜娜现象中要拍的照片是这样的:



这几张照片是我们一年前在纳米比亚著名的45号沙丘脚下拍的,当时就觉得娜娜对沙丘下的几棵树特别感兴趣,有别于纳米比亚的沙漠枯树荒凉美,这次娜娜的想象中她要头戴花环身穿花衣恬静的坐在榕树的巨大树冠下。


然而我们还是太年轻了,且不说景区这么多人很难不拍到人肉背景,单说这颗大榕树,它远远的就被围栏围起来了……想坐在它脚下那是要翻栏杆的,虽然里面没老虎但我们也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破坏规矩啊,远远的拍张照得了……

其实单看这颗有着千年树龄的大榕树还是挺壮观的,郁郁葱葱,有独木成林的气势,只是,光这么棵树就要收每人19的票价,价格有些虚高,希望门票钱主要是用来维护保护树木用的吧,虽然觉得这不太可能……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了了娜娜的心愿吧,榕树下坐着花姑娘的画面是拍不到了,就拍拍花姑娘吧。

毕竟,五块钱的花环不能白买

漓江 · 兴坪

临近中午,我们驱车到达了兴坪古镇。

为了能远离城镇的灯光污染,我们预定的客栈并不在镇子上,而位于九马画山附近。去客栈需要穿过镇子,进入核心景区前设有关卡每辆车要收10块钱的旅游管理费。

说实话,这收钱的位置卡得有些难受,镇子上大多数吃饭的地儿都在关卡前,难道每次出景区吃个饭回客栈都得再交一次管理费么?后来实践发现大概晚上七点之后进入核心景区就不需要交钱了,应该是收钱的人下班了吧。


· 竹筏游漓江


客栈的位置稍偏,但也还算便利,对面就是一家很小的小卖部,客栈的后面就是家农家菜,里面的一家人应该是和客栈老板有合作关系,一般去那儿吃饭的都是客栈的客人。

吃饭的地儿位于二楼,是个露天的棚子,应该是为了防晒,会有水一直从棚顶滴下,给棚子添了一副水帘,还挺有意境的。


下午六点出来吃饭,点好菜正眼巴巴等吃,隔壁桌的一哥们突然问我们晚上要不要一起包船游漓江,300一条船可以坐四个人,我和娜娜,他和他女朋友一边儿150,老板娘爸爸开船。我俩本来觉得时间有点儿紧,打包想到天气预报说今后天气都不会特别好,趁着今天天气不错,再加上还可以请他们帮我们个小忙,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约了6点45分出发。


菜才上来没吃两口,突然外面的天阴沉了下来,紧接着就开始下雨,雨还不小,没一会儿,整个外面就烟雨蒙蒙的了。

正琢磨着估计游不成江了的时候,老板娘却很淡定和我们讲不用担心,这雨八成一会儿就停了,停了就可以去游江,雨后的漓江最美了。


果不其然,雨下了二十分钟的样子天空就有放晴的迹象了。

这迹象够明显的吧……


大概六点五十分时,雨停了,天空逐渐放晴,我和娜娜坐在说好的集合地点——客栈大厅等着一起包船的小情侣下楼,可是坐等不来右等不见人的,后来打电话一问人家说不去了。这样我和娜娜就纠结了,现在让我俩出300包船心里肯定不乐意,毕竟时间已经耽误了不少,天也还没完全放晴。最后和老板娘的老爸——船夫阿伯经过几轮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阿伯“忍痛”答应了200块让我俩包船。


后来我们在其它船家那里询价,发现我们游船的那段距离标准包船的价格就是200……甚至距离更长些,也是200块。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出发了,就是出发的有点儿晚,码头就在客栈后面两百米远处,7点10分才上船出发。


在船上趁着天色还亮先来张自拍。

2017年7月24日

摄于2011年7月10日,于漓江


11年的照片是朋友帮忙拍的,这也是我们这次想让那对情侣帮我们的小忙,现在的情况我们只能自己伸手自拍了,加上准备不够,还原度比较差。


话说当年我一路从拉萨带回来的两顶草帽中娜娜戴的那顶,就在游漓江时,也就是拍上面这张照片后没多久,就被风吹到江里,然后被飞速旋转的桨页打烂沉入了江中。六年多过去了,那顶草帽早就应该腐烂融化在漓江水里了,那就假装我们这次的合影中依旧有那顶草帽吧……


不过,我们的定情信物,那颗狼牙娜娜一直都戴着。


一路的景色,怎么说呢,可能是天太晚了,并没有期望中雨后雾气缭绕袅袅四散,或者清新透彻宛如新生的感觉。

因为住的离九马画山很近,所以到达九马画山时天色还没有太暗,这次也依旧只看出一匹马。


六年前坐这段竹筏时,到了九马画山和二十块人民币取景处时竹筏都会靠岸,让我们到岸上拍拍照什么的,本来这次也想在九马画山脚下靠岸,但是被告知现在的竹筏已经不可以像以前那样随意靠岸了,有水警监管,从哪儿开船的就只能在哪儿靠岸,也就是说想要去九马画山脚下拍照就只能自己坐车或者开车到九马画山那个景点自己走过去,或者从九马画山的江对岸码头坐竹筏过去,其它码头出发的竹筏都不可以在九马画山处停靠。


这种规定肯定是起到了规范市场的作用,但多少还是造成了不便,不过这些我都不在乎,我满心想的都是,我应该就不用翻拍那张傻乎乎的照片啦~

摄于2011年7月10日


想不明白当时自己为什么摆了那么二的造型……


由于我们出发的比较晚,所以天色很快就暗了,开船的阿伯在巨大的马达声中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和我们介绍周围的景色,本来就听不太清楚内容,阿伯又为了赶时间船开得飞快,两边的景色快速的后退,加上本来那些山就长得太像了,明明阿伯说得每个点儿都拍了照,但现在再回看照片,除了九马画山剩下山的根本就分不清哪儿是哪儿。


所以说,还是应该在时间充足的情况下游玩,否则钱没少花玩得还不尽兴。


竹筏就是在名为“桂林山水甲天下”的地方掉头返回的,在还没掉头天空的就已经只剩最后一抹晚霞了。

拍摄最后一抹晚霞的我

以及我拍下的最后一抹晚霞


船靠岸后,整个天空基本都黑了下来,游船历时40分钟的样子。


· 黄布倒影


我俩住的客栈位于兴坪和杨堤中间,这段的漓江有徒步道,住到兴坪的第二天一早我和娜娜就背着包去徒步了,是往兴坪镇子方向走的。

江边的徒步道出乎意料的好,石板路,很平整,路边有茂密的树木可以遮挡阳光,上午的话一点儿也不晒,下午晒不晒不清楚,因为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就折返回去了……

没一路走到兴坪的原因有很多,我姑且将主要原因赖在娜娜身上吧,她竟然是穿拖鞋出来的!

虽然路铺得很好,但时不时会有路边的树倒下横在路上,多少还是需要爬上爬下,穿拖鞋出来一看就态度不认真。


不过我相信凭娜娜的实力穿拖鞋走下来也是妥妥的,她穿拖鞋爬山都是常事儿,记得一次娜娜带着她妈妈、姐姐和小外甥女出去玩儿需要爬山,娜娜妈妈质疑她穿拖鞋出来,结果我见娜娜脖子一横嘴一撇说“放心吧,我就是光脚丫子也比您爬得远”,事实的确如此。


所以实际上的原因是我发现了个好地方,黄布倒影,挺适合拍照的。

黄布倒影码头


所以先回去养精蓄锐,徒步择日再战。


黄布倒影这个地方,我们总共来了四次,第一次徒步来算是踩点儿。


第二次,拍日落。




第三次:拍星空


星空很看天气,来兴坪的第一晚本来满天繁星,但一过十二点天就阴沉下来,完全看不到星星,但不得不说,我们住的地方非常适合拍星空,位置偏,风景好,人造灯光少,还关的特别早,过了午夜四周黑的很彻底,会显得天空中的星星格外明亮。


第二晚天空晴朗繁星密布,十二点钟我和娜娜就带齐装备摸黑到了黄布倒影码头,我俩相中了搁置在码头的一艘破旧木船。


感觉好久没在国内看到银河了,一不留神就看入了迷,我和娜娜就在漆黑的江边看着银河从山头冒出,再缓缓消失在树林里,从午夜十二点,到凌晨四点。


银河消失后我俩依旧没舍得走,因为天空依旧繁星璀璨,如此美丽的星空怎么能没有帅哥的点缀呢,所以~

是不是有点儿不羁,有点儿帅气~


从四点多钟开始,湖面上就逐渐热闹起来了,应该是附近的渔民早起打鱼了,我和娜娜也就收拾了东西回客栈了。


第四次:拍日出


回客栈后休息了一下,克制着想一头栽倒在床上睡死过去的冲动,我俩又拎着东西回了黄布倒影处准备拍日出。


相比较拍日落,黄布倒影更适合拍日出,因为日出方向的风景更好,二十块人民币背面图案就在那个方向。一般拍黄布倒影图片都是要坐船到江对岸拍摄的,对岸的角度可以拍到更加宽广的江面,我们和码头处的船家打听,坐船到对岸拍黄布倒影要多少钱,本来以为十块二十块就可以了,过个江而已嘛,但船家竟然开价150,问为什么这么贵,江面又不宽,船家东拉西扯的也说不清楚,我俩就果断放弃了坐船,直接菜用航拍器拍。


日出前

日出


借着航拍机的便利,我们也算拍到了不错的景色,其实飞机再往前飞飞就是标准的黄布倒影了,从这张图片上也可以看到二十块人民币背面图案取景的元宝山,只是被几道雾气挡住了,也正是因为觉得那几道烟雾比较美,我也就没有去追求什么标准的“黄布倒影”了。


兴坪好多山

其实不只是兴坪好多山,整个阳朔山都很多,我大广西的山就更多了,之所以觉得兴坪的山多,是因为到了兴坪在客栈办入住时,前台小妹儿看到我们带了很多摄影器材就非常热情的给我们介绍适合拍照的地方,强烈推荐两个山,相公山和老寨山,主推相公山。后来在到了山上和其他人闲聊时又被推荐了附近的好几个山,整个给我的感觉就是,兴坪这里好多山啊……

老寨山

前台小妹儿说老寨山拍日落很漂亮很漂亮,但不是特别推荐去是因为爬老寨山比较危险,似乎前些阵子才有个游客在爬老寨山时出了意外去世了。


我上网查了下老寨山,发现这个山还挺有故事的。老寨山上的石板路、铁梯和亭子都是由一名日本人无偿修建的,原因是他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老寨山美丽的景色,因此多少年来老寨山都不需要门票。而那位日本人也娶了位中国妻子留在了兴坪,在老寨山脚下开了一家客栈,那家客栈现在依然在。


而对于爬山的难度,按网上驴友的说法似乎并不难爬,稍微小心点儿即可。于是我和娜娜下午睡醒,恢复了之前通宵的疲乏后,雄赳赳气昂昂地背着装备去爬老寨山了。


我和娜娜到老寨山脚下时已经将近六点半钟了,对看日落来说已经有点儿晚了,我俩下了车背着包就往山上跑,稀里糊涂地就开始爬,我俩一边爬一边想,这山还是挺难爬的啊。


这就是我俩“走”的“路”,披荆斩棘地走了几十米后,我俩手脚并用地爬上了一台子,抬头一看,看到了一条整齐的石板路,我俩刚才好像走错路了……

这才是“正经”的路,我俩就是从这石板路旁边树木丛生的陡坡下爬上来的,我只能说说幸亏我俩爬出来时路上没有人,也幸亏娜娜这次没穿拖鞋。

石板路只有开始的一小段比较宽敞,正式进山后石板路就变得很窄。

再往山上走石板也开始变得不规则起来。


时间比较赶,我俩爬得比较快,加上还带了不少东西,体力消耗比较大,就连号称光脚丫子也可轻松爬山的娜娜都累够呛。

时不时地就会停下来歇口气。

看,娜娜又在歇着了

甚至已经开始扶墙歇着啊,看来娜娜这个原国家二级运动员体力也不行咯~不过到了这个石门,就证明已经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了,胜利在望。

走过石门上台阶会发现有一边的路被栏杆封了起来,牌子上给的说明是,山路过于危险,事故频发。

临近山顶时还需要爬一小段角度约70度的梯子,梯子的台阶还算宽,所以爬起来也不会觉得有多困难多危险。

达到山顶的最后一段路,已经可以朦胧地看到在树枝遮掩下的中日友好亭了。

到达中日友好亭了就可以算是登顶了,但在亭子处的视野并不好,一般体力较好身手较利索的人会再往上爬,爬过一段乱石堆,到达真正的山顶——依旧是一堆乱石,那里的视野远远好过亭子那儿。


历时半个小时,我俩终于到达山顶,累的虚脱但也没时间休息,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得抓紧时间了。


娜娜小脸红扑扑地支三脚架

我则是浑身衣服全湿透,还不停的往下滴汗,毕竟我是背了个二十来斤的包爬的山。

不过能看到这样的风景也是值了

此时此刻我眼中的风景

这张动作摆得有点二,主要原因是脚下一堆乱石,没有落脚地儿了。


太阳完全落下,余晖慢慢消失,天色也快速变暗,此时乱石堆上除了我和娜娜只剩一个人了。我本是不担心天黑的,但我一模背包发现下车时太着急电筒和头灯都落在了车上,现在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手机了,可是娜娜没有手机啊......娜娜是现在这个社会极少有的不用手机的年轻人,虽然时间也不算太长,只有一年多……


说跑题了,言归正传,那么窄的山路就一台手机的照明,还是有点儿危险的,除了我们还在山上的那哥们,看我们照明不够就好心地和我们一起下山了,于是,那哥们开路在前面走,我在后面断后,我俩分别拿着手机照明,把娜娜夹在中间,就这样我们三人夹心饼干似的快速下了山,用时仅二十分钟,到山脚时8点钟整。


上山时为了减轻负重,我和娜娜是一点儿水都没带,出了那么多汗,真是渴得要死了,下山后我俩坐在车里满心想的就是喝水......


相公山

作为客栈强推的相公山,客栈自然会提供去的方式。实际上我们住的地方离相公山的直线距离只有一公里多点儿,但相公山在江对面。这样问题就麻烦了,上相公山一般是看日出,景区早上四点半开门,我们需要提前和之前开船的那位阿伯约好四点钟时载我们过江,由于从江边到相公山景区口的路坡度比较大,还需要阿伯帮我们联系江对岸包个车送我们到景区。


渡江的价格好像不是十块就是二十,包车的价格阿伯说是100,他女儿也是客栈农家乐老板娘说是200,不管具体是多少钱,我和娜娜心中都打定主意自己去了,我俩开车来的啊,干嘛还要包别人的车,自己开车过去不就得了,这样经济实惠带东西还方便。


计划是我俩三点钟起床拿好所有东西把房退了(和客栈说好,把房卡放在桌子上就好了),赶在四点半左右到相公山等日出,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拍到星空,拍完后就直接开车回柳州老家,给老爸老妈一惊喜,顺便还能赶上吃中午饭,完美~


然而,实际情况是,头一天傍晚爬山太累了,早上快四点才起来,出发时已经四点过了,再一导航,直线距离只有一公里多的相公山,开车要60公里!绕过漓江竟然要从阳朔镇上绕……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到相公山时已经五点半了,不到十分钟就可以登顶且除了山顶观景台没有任何其它景观的山门票要每人60,看门口卖票的工作人员,不是很正式,感觉像是附近的村民,这是坐地起价吗???不过也管不了这么多,太阳马上就要升起来了,赶紧爬山吧。


景区门口


相公山十分好爬,石阶整齐够宽,沿路还有扶手,虽然我提着一20斤的大箱子,一路咬牙狂走,七八分钟的样子也就到了山顶。意料之中的,山顶三排的观景台已经挤满了。抢不到好位置了我就决定直接拿飞机出来拍,打开箱子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镜头落在车上了……


正发呆之际,娜娜当机立断,快速下山跑回车里拿了镜头又上山,十五分钟后满脸通红的娜娜拿着镜头站在我面前,正好赶上了日出时分。



谨以这两张图献给这两天不停爬山的娜娜~


拍完照后在山顶闲来无事就和附近的人闲聊,了解到四个人中三个人的门票都是30,因为他们住在山脚下的客栈,可以半价;剩下的一个没要钱,因为是“常客”和看门人比较熟。我想知道山顶那么多人,到底多少人是交全票的……所以,有意向去相公山拍日出的各位,还是住在山脚下的那家客栈吧,方便前往还可以拿到半价门票。听说相公山上的路是他们家修的,设施是他们家置办的,门票应该也是他们收的吧(我乱猜的)……


这次的旅程基本就这样了,虽然没完整徒步,兴坪的山也只爬了两座,但还算是一趟不错的出游,就这样,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咯~


然而,这并没有完……


结束“彩蛋”


就在我和娜娜驱车两百多公里终于在饭点儿前到了自家楼下,准备搬行李上楼时,打开后车厢的我发现装有航拍器的黑箱子不见了!简直不敢相信三四万的东西就这么没了,脑子一下子懵了。


缓过神儿来仔细回想了下,从相公山开车回家的路上没停过车,自己又清清楚楚记得将箱子拎下了山,那就应该是往车上装东西时,把航拍器的箱子漏拿了,那么大的一箱子竟然漏了,真是邪了门儿了!


想明白事情原委,我和娜娜立刻决定回相公山去找箱子,但去之前我先回了趟家,身上没现金了交不了高速过路费,去银行取钱太麻烦,我就火速跑上楼和老妈要了几百块钱。我估计老妈肯定很懵,许久没见的儿子,突然狂拍门出现在家门口,火急火燎地和自己要了几百块钱又旋风似的摔门跑了。


一路开车往回赶,娜娜想联系下景区那边,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可在网上到处找,就是找不到任何有关相公山的联系方式。没办法,我俩就只能不断猜测各种可能性,比如,箱子还放在停车场,没人动;或者被人送到景区失物招领处甚至派出所之类的地方;再或者景区附近摆摊的当地人帮我们看着;在再再或者,箱子被人拎走了……毕竟,空旷的停车场上了放着一黑色大箱子是非常显眼的。


等我和娜娜心急如焚地到了相公山景区停车场,箱子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跑去附近摆摊的当地人询问,他们说没看见;怀着最后的希望去问景区的工作人员,一个之前没见过的人轻描淡写的问我们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我们回答是航拍器后他就走进一个房间,几分钟后早上卖票给我们的那个人就拎着那熟悉的黑箱子出来了,简直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据他们说我们开车走后就有个当地人人要将我们的箱子拉走,是他们阻止了那个人,因为他们早上看到我俩拎着那个箱子上山了。再然后,他们就试探地说让我们给两百块的“保管费”,我们就欣然的给了。


在回去途中,我和娜娜就那两百块展开了讨论,核心问题是做好事到底应不应该得到物质奖励呢。我的看法是肯定的,一方面做好事本身是需要成本的,只有让做好事的人得到实质的报酬,才能让他在事后感到不心寒,下次会继续做这样的事;另一方面,很多情况下被帮助的人也应该“损失”一些物质上的东西来作为“教训”,比如我俩把箱子落在景区停车场,这是我们粗心马虎造成的,我们理应为自己的失误付出代价。


我们这次的重大失误并没有造成巨大损失,这次旅途也算是画个圆满的句号了。


免责声明

上述作品由会员自行上传,我们不对其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及合法性负责。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作品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按如下方式联系我们,我们将会依法尽快处理。联系电话:【010-57619000转法务部】同时提醒: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能允许不得转载。

5


评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