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动态密码登录/注册
看不清楚,换一张 看不清,换一张
忘记密码?
使用第三方帐号登录:

兴义泥凼何应钦故居,大山深处的一张太师椅

陆建华摄影 2018-06-27 15:08 浏览 10435

 翻开贵州兴义市的近代史,其中何姓家族的篇章有很多,当然最为出名的要数何应钦了。现今的兴义泥凼镇上,还完整地保留着何应钦的老宅。

 


1890年,何应钦出生于兴义泥凼镇山里的一幢木结构中式房屋内,也就是现在人们所见到的何家老宅。当年,它是何应钦跟其父母居住的地方。

 


何家的老宅位于泥凼镇的街上,坐落于半山腰间,居高临下,气势不凡。人们要进入何家的老宅,需要从临马路的正门,攀爬几十级台级,才能进入何家的院落。

 


这是一座典型的四合院落,进门是前厅,两侧是厢房,据说从前是何家佣人居住的地方。正对面便是老宅的正厅,里面有何应钦与他父母亲居住过的房间。穿过正厅后,屋后还带有一处后院,面积不大,现在仅保留有一口水井。

 


何家的老宅,按照贵州当地的建筑特色,均是一楼一底,也就是人们俗称的“两层楼”。两边的厢房,在第二层上都建有木走廊,从走廊上可以俯视院落的天井。天井的地面用石板铺设,加上房间建筑使用的雕花木窗、石雕饰品,整个何家老宅相当有气派,一点都不像泥凼山里普通的民宅。

 


泥凼,位于兴义市的南面,离开兴义市区约有45公里的山路。这个地处云贵高原山区的小镇,以前曾被外界形容为“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加上山区自然条件的恶劣,从前的泥凼,跟云贵高原许多山区小镇一样,是一处既封闭,又相对落后的地方。

 


整个泥凼镇,大多数的民宅都是建在半山腰上,外界形容这里是挂在山崖上的村落。泥凼所处的地方,正式兴义较为普遍的峰林地带,一座座圆锥形小山峰,遍布泥凼的周边。这些山峰,均是上万年前地壳隆起造成的。

 


其实何家并非是土生土长的泥凼人,也不是云贵高原地区的先民。何家的祖籍是江西临川人,清朝的咸丰年间,何家的祖上随军来到了兴义,开始时是在一个叫“捧鲊镇”居住,其祖先在镇上做些小生意。有说何家的起家,是依靠贩卖布匹,但泥凼的人却说是靠马帮运输发财的。所以现在的何应钦故居内,还有马厩和驮马之物展出。

 


因为捧鲊镇处在云贵川三省的交通枢纽上,在过去是个相对富裕的地方,也经常招来盗匪的抢劫。何家的祖上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准备找一个地方重新安家。据说当年何家有一位相处甚好的风水先生,这位老先生奉何家之托,从捧鲊一路翻山越岭,来到了现今的泥凼镇。

 


传说很有意思,这位风水先生来到泥凼后,竟然在半山腰挖出了一处泉水,顿时觉得这眼泉水是“龙眼”,感觉这块地方是泥凼的风水宝地。风水先生是这样告诉何家的:这处在半山腰的地方,背依大山,面前是连片的峰林,犹如千军万马。在这个山腰间建房子,就像坐在太师椅上,指挥着对面的峰林。于是,何家的老宅,便落户在这把“太师椅”上了。

 


何家的老宅后院里,依旧能见到当年这眼开挖的水井。当地百姓说,何家的这眼井,即使逢大旱之年,也不会干枯。周边的邻居,大多数是依托这眼井水居家过日子的。

 


在何家落户泥凼时,整个泥凼没有一条对外联系的公路,人们去到四十五公里之外的兴义城,只能依靠步行和骑马。交通的不便,也给泥凼带来了一些安静,土匪少了,相对闭塞的环境也有利于人们专心致志从事农作。

 


何应钦就出生在现在人们见到的故居内,据说何母临产时,自已拿了把剪刀,自己动手剪断了脐带。何应钦的出生,并没有给何家带来任何欢天喜地,因为在何应钦之前,已有两位大哥了。何应钦排名老三,因而泥凼人也叫他“小三子”,只是“小三子”后来成为了国民党的将军。  

 


在泥凼,还有一个传说,就是“一枪打出个何将军”。故事大概是这样的,何家因为条件好,何应钦七岁开始进入泥凼的私塾读书。一天,放学回家的何应钦,来到父亲居住的房间,翻出一把枪来。哪知一不小心扣动了扳机,一枪把木制的房顶打了个洞。闯了祸的何应钦,自知父亲回家必遭一顿打。于是背起个小包,浪迹天涯吧。

 


就这样,闯了祸的何应钦,只身一人,从泥凼翻山越岭,跑了45公里,来到了兴义亲戚家中投靠。1905年,何应钦在兴义考上了当地最有名的笔山书院,也就是兴义民族师范学院的前身。两年后,再度考入了贵阳陆军小学。自此,何应钦的一生,跟军事挂上钩了。

 


对于何应钦一生的评介,褒贬不一。当年他作为蒋介石最得力的助手,官至陆军总司令、一级上将,号称是蒋介石政府的“大管家”。也许是因为早年曾在日本留学的原因,历史上的何应钦,跟日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国民党内定位为“亲日派”。

 


1933年,何应钦在任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的时候,与日本签订《塘沽协定》、《何梅协定》,这两份丧权辱国的停战协定书,成为了他人生当中最大的污点。然而当抗战胜利时,1945年的9月,何应钦在南京代表蒋介石政府,接受了日本政府的投降。这也是何应钦一生中最值得炫耀的事。现在的何家故居内,院子里还有用石刻的日军投降书,以及何应钦接受日军受降的巨幅照片。

 


何应钦自幼离开泥凼后,曾于1941年回泥凼省亲,并居住于自家的老宅中。现在的何应钦故居里,还保留着当年何应钦回家后睡过的床,以及名为“居之也安”的题扁。也就在那个时候,泥凼才开始修路,修了一条通往兴义的简易公路。当地人说,这全靠何应钦。

 


1949年,何应钦随蒋介石去了台湾,从此以后,何应钦再也没有踏上回家的路。晚年的何应钦,遭到蒋介石的排斥,不再过问政事,转而皈依基督,过着查经讲道的日子。

 


晚年的何应钦,因为一生没有子女,据说思乡心切。他常跟泼墨画大师张大千讲述泥凼峰林的风光,张大千为之动容,凭想象画了一幅《泥凼风景图》,并在何应钦90岁生日时赠送给他。何应钦十分爱惜这幅画,挂在自己的书房中时时观摩,以慰思乡之情。



 一把“太师椅”,端坐在泥凼的大山里数百年,终究没有再次等到它的主人回归,这不得不说是一件遗憾事。



小贴士

地址:兴义市泥凼镇泥仓路4号

门票:免费

建议参观时间:2小时


免责声明

上述作品由会员自行上传,我们不对其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及合法性负责。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作品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按如下方式联系我们,我们将会依法尽快处理。联系电话:【010-57619000转法务部】同时提醒: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能允许不得转载。

7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