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动态密码登录/注册
看不清楚,换一张 看不清,换一张
忘记密码?
使用第三方帐号登录:

那一夜,我睡在后海边一座500年的古庙里 

我就只想取个名 2017-04-25 18:30 浏览 888

 

 

后海有树的院子,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二十来岁的你 ”

——冯唐《可遇不可求的事》

 这一晚,在途家选了房子,入住北京觉品九号四合院。

       讲真心,在四月飘“雪”的时节来到北京,确实是一件尴尬的事情,还好,只是一晚而已;听人说,北京“有名的胡同三千整,无名的胡同数不清”,还好,我记得它的名字:正觉胡同。



       藏在北京市西城区后海边的正觉胡同,东起棉花胡同,西至新街口南大街。在500年前的有明一代,这里曾被称为“正觉寺胡同”,因胡同内建有一座正觉寺而得名。拐进正觉胡同,一股浓浓的老北京市井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沿着正觉胡同的入口往前踱步200米,我驻足在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四合院门口,依稀能辨别得出,这是一座单檐硬山,面阔三间的寺院山门。


        果不其然,在山门右边的墙壁上,挂着一块“正觉寺”碑文:“正觉寺始建于1467年,由御马监太监韩谅捐宅,郑道明创建。建筑坐北朝南,依次为山门、大雄宝殿、后殿。1989年8月被西城区政府公布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正觉寺,就是这里了。据说当年寺名取自佛经“登上正觉彼岸”之意。如今“山门依旧在,只是朱颜改”,两个朱红色的灯笼,在青砖灰瓦的陪衬下格外引人注目。斑驳的石棱窗,仿佛还在向来往匆匆的路人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据《日下旧闻考》记载:

     “正觉寺在正觉寺胡同,有碑二,一为成化四年翰林院修撰陈鉴撰,一为嘉靖元年通政司参议顾经撰。”又载:“陈鉴正觉寺碑略:御马监太监韩凉赐宅一所,在宛平县发祥坊,施于善人郑道明,于成化三年春创建佛殿、天王伽蓝殿、僧房三十余间,菜园果树数百株,义井二。韩凉奏闻,勅赐正觉禅寺,成化四年立。”
       我不清楚500年前,那个叫韩凉的明朝太监,为什么肯捐出自己的宅院,修建了这座正觉寺。但是我们却必须要感谢他——因为正是他500年前的无意之举,阴差阳错的给我们带来了一代文学大家——老舍。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老舍先生和正觉寺有着一段不解的渊源。1905年,在好心人的资助下,6岁的老舍来到已经改为私塾的正觉寺读书。就是在这座寺庙里,老舍度过了整整三个春夏秋冬。年幼的老舍在这里第一次提起笔,懵懂无知的舒庆春也向着文学家老舍,迈出了蹒跚的第一步。多年以后,老舍曾在他的一篇文章里如是回忆正觉寺: 

第二天,我像一条不体面的小狗似的,随着这位阔人去入学。学校是一家改良私塾,在离我的家有半里多地的一座道士庙里。庙不甚大,而充满了各种气味:一进山门先有一股大烟味,紧跟着便是糖精味(有一家熬制糖球糖块的作坊),再往里,是厕所味,与别的臭味。学校是在大殿里,大殿两旁的小屋住着道士,和道士的家眷。大殿里很黑、很冷。神像都用黄布挡着,供桌上摆着孔圣人的牌位。学生都面朝西坐着,一共有三十来人。西墙上有一块黑板——这是“改良”私塾。老师姓李,一位极死板而极有爱心的中年人。刘大叔和李老师“嚷”了一顿,而后教我拜圣人及老师。老师给了我一本《地球韵言》和一本《三字经》。我于是,就变成了学生。

       我不禁闭上眼睛,仔细咀嚼着老舍文章里的每一字每一句,试图穿越时间的隧道,回到100年前的那一天午后,瞥见那个梳着小辫的6岁小孩,怯生生地第一次迈入正觉寺山门的样子。


        然而几声清脆的鸣叫,却又立刻把我拉回了现代。抬头一看,两尾早归的燕子正落在山门的屋檐上,啼叫着欢迎远方来的客人。“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曾经终日香火缭绕,善男信女交织的佛院古刹,如今也俨然变为一座民宿酒店。


        信步踱入庭院,竟然发现这里面别有一番洞天。远离了胡同外的车马喧嚣,这里仿佛是一方隐匿的世外桃源。新翠的嫩竹,滴绿的青兰,更有几分江南园林的姿色韵味。低头看,漫地的方砖上镌刻着形态各异的“寿”字;抬头望,昔日的寺庙大殿高挂着一块匾额,“觉品酒店”四个鎏金大字掩映其中,欲说还羞。


         轻轻推开虚掩着的大殿木门,几声吱呀作响之后,一面精致的木雕绢丝六扇屏风映入眼帘,将大殿里外隔成两方不同的世界。我不禁更加好奇,这扇屏风后面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十方洞天”?


        步入大殿之后才发现,这里早已不是当年老舍先生文章里记载的那样“晦暗脏乱”。古香古色的殿堂宽敞明亮,散发着阵阵的檀香,屋内摆设着宋瓷唐碗,窗扇壁柱无不雕梁画栋。可是老实说,我的心里却有一丝淡淡的“失望”:历经数百年的岁月洗礼,大殿内的佛像早已无迹可寻。一座寺庙没有了“佛”,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好在,经过酒店的细心布置,仍旧能让人感受佛法无相的庄严。朱红色的灯笼掩映着梁顶上斑驳的古迹壁画,诉说着数百年来无数善男信女,虔诚香客的故事。我忽然间想起,这面大殿的西墙,不就是当年老舍文章里所说的“黑板”么?透过窗棱的缝隙,我开始迫不及待的窥探着庭院内的那一方清幽洞天。


         闲庭信步,进入大殿的后院,眼前是一座十分规整标志的老北京四合院:正房三间宽敞明亮,两侧簇拥着东西厢房,全部是按照500年前,正觉寺的后殿和东西配殿的形制修缮而成。青砖灰瓦,飞檐走兽,苍翠掩映,鲜花点缀,一派古香古色,又不失浓郁的生活气息。



         昔日正觉寺僧人参禅打坐的房屋,如今都被酒店精心改造成了古香古色的客房。整座酒店一共有8间形制各异,风格不同的客房,每一间都极具特色,别有洞天。


        步入客房之中,一股淡淡的檀香扑面而来,顿时让人感到内心无比的平静。据说这里的每一件家具,都是精心淘换来的文物古董。光是摸着它们厚厚的包浆就能猜到,它们身上的故事和这座500年的寺庙是一样一样多的。

 


      盘腿而坐在精雕细琢的中式床榻之上,手边摆放着几本精致的线装手札信册,淡黄色的纸页随风摆动,窸窣作响。


        此时此刻,午后的阳光照进古香古色的屋子,正好洒在一幅苍劲的墨迹之上。“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暖阳本无意,觉品书卷气”,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昔日正觉寺内的藏经阁,被创造性地改造成了一座loft阁楼。从阁楼的窗子可以窥见整座院子的全貌;躺在阁楼的床上就可以欣赏屋顶的壁画;静坐在阁楼之上,脑海中依稀回响着,从遥远的时空传来的阵阵诵经之声……这种无法言喻的禅意,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可以说,酒店的每一处细节,都体现着浓浓的禅宗佛意。似佛灯一般泛黄的灯光,如经卷一样金色的墙壁,“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是一处佛门净地,是人们祈福求愿,修身养性的居所。


       推开一扇棱窗,竟然瞥见孩子在庭院的树下偷偷撒尿。久居高楼的孩子仿佛出笼的鸟儿一般,调皮地在院子里面蹿来跑去,给这座古老禅静的寺院,带来了丝丝生机与活力。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老舍,那个只有6岁的孩子。他的童年,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模样呢?


       就这样任由脑子里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着,触摸着斑驳的门环,残留的莲花座石墩……我仿佛听见,它们一个一个都在抢着跟我说话,争先恐后的讲述着在这座500年的禅院里,那一段段令人唏嘘的往事。


       500年,压不住孙悟空;500年,等不来白素贞;500年,活不够康熙帝。正如孙悟空没有逃脱佛祖的手掌,这座寺庙也难逃岁月的侵蚀……


        正在我肆意“神游”的时候,忽然觉得院子里变得更加安静了。一转身,原来是疲惫的孩子趴在椅子上安静的睡着了。此时此刻,初夏的风吹着嫩绿的树叶窸窣作响,混着阵阵虫鸣鸟叫,一齐哄着孩子睡去。


       入夜时分,夜色渐渐笼罩了整座庭院。当外面的北京还在车马喧嚣,灯红酒绿之时,幽静的寺院早已经禅定,安静的能听见孩子酣睡的喘息声。


        当房间的灯光亮起的那一刹那,我竟然兴奋地喊出了声: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我终于找到了“佛”——原来佛陀幻化成一座台灯,静静地守护者每一个人入眠。500年的岁月流转,寺院物是人非,可佛缘未曾改变。原来,佛一直都在。


       遥望着窗外,幽蓝色的夜空下,一盏盏硕红的灯笼高高亮起,整座禅院也渐渐睡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青灯黄卷,佛缘禅意,能带给你如此一般体验的酒店,在北京大概也就只此一家了。


        此时此刻,脑海里忽然想起冯唐的那首诗:“后海有树的院子,夏代有工的玉,此时此刻的云,二十来岁的你 ”。人生中的可遇不可求,恰巧都是在你不经意间所领悟得到。

发觉旅途中的美丽,品味生活中的美好

我想,这大概就是旅行所带给你的乐趣所在吧!

 

其实旅途中的家,可以有一点不同

 

 


免责声明

上述作品由会员自行上传,我们不对其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及合法性负责。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作品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按如下方式联系我们,我们将会依法尽快处理。联系电话:【010-57619000转法务部】同时提醒: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能允许不得转载。

7


评论(12)